《刺客聂隐娘》《烈日灼心》闯入暑期档尾声

    两部文艺片,票房没爆发,口碑引热议

 

 

  上周四,两位华语片大导演带着各自的获奖作品闯入暑期档尾声:一部是在今年戛纳国际电影节拿下“最佳导演”的侯孝贤武侠片《刺客聂隐娘》;一部是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拿下“三影帝”的曹保平现实题材剧情片《烈日灼心》。两部影片都呈现出超类型化的特质,因此在观众中引发各种解读和争议。

  由于《百团大战》和《终结者:创世纪》两部重量级影片的加入,《刺客聂隐娘》和《烈日灼心》虽然口碑不错,却并未在票房上有所爆发。根据电影票房吧数据,截至8月30日,《烈日灼心》四日累计票房1.27亿元,《刺客聂隐娘》只收获了3950万元,后者更为堪忧。

  01

  【口碑评分】

  一个两极分化,一个平均分高

  从观众口碑来看,《刺客聂隐娘》比《烈日灼心》更具两极分化特质。以截至昨日下午3时的豆瓣评分为例,两片分别得分为7.4和8.0,均位列近年国产片前茅,总分《烈日灼心》稍高。再细看评分,29.3%的观众为《刺客聂隐娘》打了5星,而《烈日灼心》的5星观众则占25.4%,显然极度喜欢《刺客聂隐娘》的观众比例比《烈日灼心》要高一些。但与此同时,讨厌《刺客聂隐娘》的观众比例也比《烈日灼心》要高,而且高出不止一点两点——两部影片打1星的观众比例分别为7.2%和0.8%。4星观众则是《烈日灼心》的主力,比例为52%,超过了半数。而《刺客聂隐娘》从1星至5星观众分散,其中4星观众占34.9%。

  02

  【争议焦点】

  《刺客聂隐娘》有人看得爽,有人睡得香

  侯孝贤十年磨一剑的《刺客聂隐娘》在戛纳电影节首映时便传来“看不懂”的声音,如今终于在国内公映,从反响看,“看不懂”的不光是老外。豆瓣网友“Superwyh”写下的几点负面观感颇有代表性:“1、4:3(银幕宽高)在影院里看着很难受。2、留白太多,极其沉闷。3、半文半白听着很别扭。4、打斗场景极其无聊。5、故事故作深沉。”

  不少观众冲着“武侠片”三字而去,但他们看到的却并非熟悉的传统武侠。尤其是侯孝贤对叙事的放弃,令很多看惯商业片的观众感觉不适应。不过,恰恰也是这一点,却受到不少影评人以及部分受众的交口称赞。同为豆瓣网友的“七至”认为:“侯孝贤用极尽写意之笔挥就唐风华貌、侠义风骨。山水韵律搭配考究的布景,文言念白佐以不着笔墨的叙事,创造极致审美观感,也将所有的情感体验抛给观影者自己。在戛纳,我觉得这才是最应该骄傲地呈现给外人的东西。”

  虽然票房并不成功,微博也不时有观众表示在观影时“有人退场”或“有人睡着”,但《刺客聂隐娘》却在社交平台引发了一股文本解读的热潮,连影片的剧本也在不小的范围内流传。据记者观察,当年曾经追捧王家卫《一代宗师》的观众,如今亦多为《刺客聂隐娘》的粉丝。只不过,《刺客聂隐娘》对武侠片形式的突破比《一代宗师》更甚,因此受到的争议也更大。

《烈日灼心》 明星演得好,剧情太巧合

  跟侯孝贤的《刺客聂隐娘》相反,曹保平始终竭力强调自己的《烈日灼心》是一部接地气的剧情片。“说我是文艺片导演我不承认,因为好好的一个词被糟蹋了,有些烂到不知所云的片子也叫文艺片。文艺片就像一个烂筐子,什么差的都往里边装。”在某次采访中,他强调,《烈日灼心》就是一部商业片,而且“故事够激烈”。

  事实上,《烈日灼心》虽然没有《刺客聂隐娘》突破得猛,但它也绝非普通的犯罪片品相。影片将大量笔触放在渲染几位身怀秘密的男主人公的内心煎熬,激烈的节奏更体现在气氛而非剧情。从细节而言,片中展现的邓超接受死刑注射和郭涛亲自给伤口缝针等场面,也突破了过往同类型影片的尺度。

  从观众评论看,邓超、段奕宏、郭涛三位影帝均有拥趸,演员表演有深度也是多数观众的共识。但是,跟《刺客聂隐娘》被部分观众批评“没剧情”完全相反,《烈日灼心》的问题似乎在于过分强化剧情而导致观众觉得“这也未免太过巧合”。尤其是影片改掉了原著小说《太阳黑子》中三位主角是杀人凶手的设置,令不少观众不满:“把罪犯变成了模范,从逻辑上说不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