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2723.44735340_1000X1000.jpg

2010年8月5日,智利圣何塞铜矿发生塌方事故,井下700米深处33名矿工被埋,他们躲进避难室,依靠很少的食物维系生命。智利政府派出工程队挖掘、开钻,一块135米宽、70万吨重的岩石横亘在矿工们头顶,给营救带来困难。几经曲折,2010年10月13日,矿工们在井下待了整整69天后,终于走出黑暗,全部脱险。这是真实发生的事件,也是《地心营救》的全部内容。


电影一开头,我们看到的是智利阿塔卡马沙漠美丽的风景画,一幅又一幅,如同明信片,转而,镜头就推向矿井的洞口,推向黑暗。本片摄影切柯·瓦雷塞说:“我们或许是在地球最亮的地方拍了电影最黑暗的一面。”如同所有的灾难片,在灾难来临前,总会有一段平静、美好,对比着往后的恐惧、恐怖,《地心营救》带给我们的就是一个载歌载舞的场面,他们开着派对,聊着天。这里有夫妻恩爱的马里奥,有即将退休的老矿工戈麦斯,有孩子即将出生的年轻矿工亚历克斯,有初来乍到的玻利维亚人……明天他们就要下矿挣钱,哪里会料到,一场灾祸就在前面等着他们。


本片导演派翠西娅·里根,企图勾画两个世界:地上和地下。地上是一个营救世界:专业救援队怎样想方设法,寻找并解救矿工;地下是被营救的世界:濒临绝境的矿工,怎样用意志挑战死亡。两个世界不断切换,共同推动着叙事的发展。


救援工作肯定不会那么容易,一开始,画面几乎被绝望笼罩。那个铜矿的老板说,他当了25年矿工,遇见5次塌方,没有救出过一个人。救援队的总工程师说,如果用钻机钻孔,轨迹会出现偏差,甚至有20种不同轨迹,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。当钻头一次次碰到坚硬的岩石损坏,或当钻孔轨迹一次次偏离方向,谁还存有希望?矿工家属首先没有失去希望。本片自始至终,把镜头对准这些人——矿工们的父亲母亲、妻子儿女、兄弟姐妹,展现他们对失联亲人的牵挂和爱。事故发生,他们愕然;老板隐瞒,他们愤怒;政府出面,他们欣慰;进展受阻,他们沮丧;发现踪迹,他们欢呼;面临危险,他们焦急;迎接亲人,他们狂喜……这是电影情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
电影塑造的矿业部长是一个关键人物,入职才四个月。总统顾问企图让总统对事故不闻不问,因为圣何塞铜矿是一个私人矿业,部长说:“我认为政府应该出面,如果采取鸵鸟政策,显得非常无情,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”在营救受阻,总工程师叫停钻孔时,部长说:“外面人就看着我们,指望你和我,地下33名矿工、300个父亲、母亲、兄弟、姐妹,我们是他们的希望。”部长一开始不被家属理解,被矿工达里奥的姐姐玛丽亚(朱丽叶·比诺什饰演)扇过一个耳光,但他承诺,一定尽全力营救矿工。往后,他的举止,让大家对他产生了信任和尊重。假如你仔细看,电影里玛丽亚和部长有几次交集,除了那一记耳光,当救援队钻机来到现场,玛丽亚微笑地对部长致意;当钻机坏了,营救暂停,玛丽亚没有责怪部长,只说:“你兑现了承诺。”当钻头偏离了方向,没有发现目标,玛丽亚和部长对视、摇头;当营救严重受挫,玛丽亚给部长带来肉卷馅饼,并说出让部长受启发的话:“我说话难听,直奔目标,总错过几英里,不会吸取教训。”当钻机钻通岩壁,井下信息“我们所有人在安全处,都很好”,随探测器缓缓上升而传到地面,玛丽亚和部长紧紧拥抱。这几次交集,是心与心的一次次靠近。


电影展现的地下世界,是黑暗,是饥饿,是恐惧:没有食物,只有少量的金枪鱼、难闻的过滤水;有人为食物大打出手;有人沮丧地痛哭、摔东西;有人企图自杀……但更多的,地下世界里充满求生的欲望、勇气、信心和幽默:听到钻机声,“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”;奄奄一息中,画面里出现的是矿工们大吃美食的幻觉;亚历克斯不忘给未出世的孩子取名叫“希望”;老矿工戈麦斯不乏风趣:“既然是最后一餐,我正式提交退休申请,我不干了。”引来全体矿工苦涩、无奈却又洒脱的笑声。由安东尼奥·班德拉斯饰演的马里奥,是大家的“领头大哥”:在塌方的起初,他寻找逃生梯子,要自救;对仅有的食物,采取限额和平均分配;把自己的头灯给玻利维亚人;对企图自杀的亚历克斯打气:“你有老婆、待产的孩子,他们需要你。”对大家的误解,他推心置腹:“你们是我的兄弟,我们要同心协力离开这里。”


在绝望时,马里奥选择相信,相信政府、相信家人。他说,家人哪怕用手也会把他们挖出去;他说,家人就是一切。电影把维系矿工们生之信念,和家庭联在一起。当救援队确定矿工们的方位,通过5英寸的管子传递食物和药品,并安装视频让家属和地下亲人见面,我们看到,欣喜露在他们脸上。达里奥和姐姐见面最为特别,并列镜头里,他们各自看着对方并不言语,原来弟弟一直在生姐姐的气。达里奥向马里奥求教:“她从小就抛弃我,当然她也是孩子,已经抚养了我和另外5个兄弟姐妹,她就是需要她自己的人生。我知道她在上面等着我,等我出去时,我该怎么办?”马里奥说:“你拥抱她,然后像一个孩子那样大哭。”最后,当达里奥乘坐“菲尼克斯1号”营救舱,从地下来到地上,镜头里,姐弟俩对视、停顿,然后拥抱,重生让他们消弭了一切恩怨。


本片音乐詹姆斯·霍纳,值得一提的是,他在2015年6月的一次飞行事故中去世,这是他最后一部配乐电影。他曾为《燃情岁月》《勇敢的心》《阿凡达》《泰坦尼克号》等许多著名电影配乐。在本片中,音乐和着剧情,营救成功时欢快,营救受挫时悲伤,让我们的情感也随之起起伏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