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一部喜剧设定为后世界末日主题,你就基本上会猜到它的梗会围绕人类的社会性了,让人惊喜的是,威尔·福特在这部《一个人的地球》中掺入无数值得揣摩的细节,使得故事有趣又不失思考的价值。

《一个人的地球》第二季海报

  时光网特稿 在将近三个月的冬歇后,后世界末日主题喜剧《一个人的地球》于3月6日回归FOX电视台,衔接12月中旬冬歇前最后一集的剧情——威尔·福特饰演的Phil Tandy Miller的宇航员弟弟Mike Miller回到了地球。该剧回归后的三集都围绕着Miller兄弟重聚的剧情展开,也为我们这位烦恼重重、缺乏社交的主人公所处的世界带来更多变化,提供更多有趣的转折和笑料。


  《一个人的地球》由威尔·福特自编自导,《龙虎少年队》《乐高大电影》导演菲尔·罗德和克里斯托弗·米勒监制(主角Phil Miller的名字就取材自这两位导演的名字)。3月24日,FOX电视台续订了该剧最新一季,这也意味着,观众在2017年依旧可以看到男主Phil Miller继续着他的尴尬生活了。


  从很多方面来看,《一个人的地球》都不像是一部电视台播出的情景喜剧。这部拥有离奇情节和很多不讨喜角色的剧集,似乎更适合Netflix、亚马逊和Hulu等流媒体。这部作品最有趣也是最值得观众继续追下去的地方在于:故事还能怎么继续下去、怎么扩展、怎么就其剧名来探索更广的内涵。《一个人的地球》会根据观众的反映来对剧情进行细微和聪明的改编,因此它也总是能够保持生命力和组织性。


  在第一季开始,Phil认为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地球上最后一个人——就像剧集的名字“The Last Man on Earth”一样。在第二集中,他遇到了克莉丝汀·夏尔饰演的Carol,虽然Phil在一开始非常讨厌Carol,但他以为Carol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女人,所以最终还是和后者一块过起了居家生活。当两人刚结婚,Phil就又发现了另外一个幸存的女人——詹纽瑞·琼斯饰演的Melissa,而Melissa无疑更符合Phil梦中情人的形象。于是剧集由此开始挖掘Phil对此事的沮丧和自我厌恶之情,也依靠他的愤怒和暴躁制造了更多的喜剧效果。


以为自己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人?其实有许多新挑战

  随后,新的男性角色也逐渐被引入,这其中就包括一个与Phil同名的男人。波瑞斯·科乔饰演的这个角色让男主角Phil Miller不得以Tandy来代替他的姓名,Tandy是Phil Miller的中间名,也是他非常讨厌的一个名字。由此,主创又开始探索主角的软弱性格,剧名也产生了内涵上的转变,影射新来的Phil才是男性魅力的理想担当——他才是地球上最后一个真正的男人。


  而在第二季中,(提示:以下内容含有剧透,请谨慎阅读)新来的Phil因为一次搞砸了的阑尾手术而丧命,Tandy也因此重新拥有了“Phil”这一名字的所有权。幸存者们为已故的Phil举办了一场略显夸张的“维京葬礼”,让他像维京海盗一样漂入大海。尽管那个富有男子气概的Phil高傲无礼,但Tandy依然对Phil的去世感到惋惜。


  同时,在幸存者中另外一个男性角色——梅尔·罗德里格斯饰演的Todd身上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剧情转折,Todd发现他是幸存者中最有女人缘的男人。在冬歇前的最后一集,他拒绝了女友Melissa的求婚,开始和心情悲伤的Gail(玛丽·斯汀伯根饰演)交往。而在冬歇回归后,Todd因为自己的缺乏做出决定和拒绝别人的能力,一边继续和分分合合不断的女友Melissa谈恋爱,一边又和Gail保持着炮友的关系。编剧似乎嫌Todd身处的三角关系还不够乱,又给他安排了与另一个女人Erica(克利欧佩特拉·科尔曼饰演)的亲密戏:后者发现自己怀了已经去世的Phil的孩子,当Todd向她保证会照顾这个孩子时,两人深情地吻在了一起。


  《一个人的地球》在冬歇结束后又迎来了两个重大的剧情发展。一个是Mike重返地球,一个是Phil Miller发现自己不育。而由于Phil的老婆Carol认为孕育生命组建家庭非常重要,这一问题的暴露也让Phil陷入了一场新的信任危机。在Phil不育的设定中,主创又狡猾地注入了关于男性魅力的影射,借此来探讨社会对于男性气概的定义以及观点。


女人们吵架的戏码,台词也十分有意思

  在最近播出的三集中,我们可以看出《一个人的地球》对于个人社会化、个人妥协、自我完善以及共同生活的困难的探索。在第一季中,剧集思考了关于女人在两性关系中驯化和抚慰的作用,而在第二季里,这些女人则表现出像男人一样愚蠢与鲁莽。所有人都需要人际交往,这部作品向观众揭露了这个主旨,但同时它又指出:有些时候我们会把身边的这些人轮番想象成自己最坏的敌人。


  主演兼编剧威尔·福特乐于制作古怪气质的喜剧,这种特殊癖好还要追溯到他在《周六夜现场》的时期,而《一个人的地球》就拥有着威尔·福特作品的独特风格。作为一个演员,他似乎总是乐意重复着自我羞辱的梗,这招似乎出师自三届艾美奖得主约翰·利特高,福特与利特高在90年代一同合作过情景喜剧《《歪星撞地球》后者在其中奉献了顶级的喜剧表演。


  现在,威尔·福特又为了第二季大结局剃掉了半边头发和一边的眉毛,我们将在4月24号播出的最终集中找到他改变造型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