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于10月30日正式公映的《我是证人》是一部韩国翻拍片(韩国版叫《盲证》),导演还是安相勋,主演换成了中国明星,故事还是那个故事。


  《我是证人》的编剧顾小白昨天告诉记者,自己丰富了韩版电影里的“变态杀手”这条人物线,为角色犯罪动机做了详细铺陈,“观众能够更理解这个人物的爱与恨,角色更丰满更有魅力。另外,原版氛围冷酷,像玄铁重剑,很锋利,而《我是证人》加入了更多青春、励志的元素,像一把水晶宝剑,是在黑暗中寻找光明。”


  除了《我是证人》,接下来韩国卖座片《建筑学概论》、《恋爱操作团》、《手机》、《舞女的纯情》等都要拍中国版。而华策影视和韩国NEW公司合作成立“华策合新”,打算开拍韩国人气网络漫画《魔女》,同时推出韩国版和中国版。他们之前已经将韩国片《内在美》、《电话》搬到了中国,正在拍摄中。


  电影翻拍不稀罕,但一窝蜂有那么多韩国电影要被翻拍则是个新鲜事儿。


  “韩国电影直接引进到中国,票房大都不理想。去年翻拍自韩国的《奇怪的她》的《重返二十岁》大获成功后,大家都把眼睛瞄向了翻拍。”浙江的一位制片人告诉记者,“韩国卖座电影都有一个好故事,情节吸引人,同时放到中国来又几乎没有地域和文化差异,直接就可以拿来用,省了原创剧本的研发过程。再加上原来卖座片就很有知名度,对很多电影投资商来说,翻拍是一桩好买卖。但这也说明中国电影市场在遭遇‘剧本荒’,好剧本太少了,会讲故事的编剧也太少了,只能去邻国寻找。”


  与此同时,中国电影市场的飞速发展,也吸引了韩国电影人来华淘金。


  一位正与韩国电影人谈合作的影视公司老总告诉记者:“韩国电影人有好题材,好技术,而韩国电影市场小,所以他们愿意来中国。韩国电影人在中国拍片,片酬一般是在韩国的两三倍。把原来的片子,接上中国的‘地气’,再拍一遍,多赚点钱,何乐而不为。”


  在浙江星光院线老总富海芳眼中,翻拍韩国片是一种“赚快钱”的行为:“中国电影市场太好了,但是缺内容,翻拍赚钱快嘛。这样的行为本身无可厚非,但希望电影的品质不要降低,不要简单重复,故事得有一定的创新,要让中国观众喜欢看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