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河故人》感性爆发

  贾樟柯:情感的失散让人忧伤

 

片中的母子情令人动容

  继2006年的《三峡好人》后,贾樟柯的电影终于再度登上内地大银幕,《山河故人》在10月30日正式上映。虽然在戛纳电影节载誉而归,10月初又获得台湾金马奖多项提名,但是面对久违的内地观众,一向低调的贾樟柯还是破天荒带着主创团队跑了十几个城市做宣传。上映前一天,贾樟柯及电影主演赵涛、张译、董子健来到广州华南师范大学,与学生们面对面分享《山河故人》的点滴。

  《山河故人》以女主角涛的情感经历为线索,串起了1999年、2014年、2025年三个故事。跟以往相比,电影风格有了不少改变。贾樟柯的作品素以冷静内敛的现实主义著称,此次却在《山河故人》里大张旗鼓地谈起了“情”。爱情、亲情、友情,成为这部电影的主题。1999年的故事讲述了涛(赵涛饰)、梁子(梁景东饰)、张晋生(张译饰)的三角恋情;2014年的故事聚焦于涛和她久未见面的儿子到乐之间的母子情;2025年的故事发生在澳洲,展现19岁的到乐(董子健饰)与张艾嘉饰演的中文老师的一段忘年情。

  贾樟柯说,片名《山河故人》中,“山河”指不变的自然,“故人”就是老朋友。这名字的来源也十分感性,贾樟柯说:“十几年前,春节的时候,我回家乡,要到山里走亲戚。那天刚下完雪,阳光照耀在残雪上,我抬头看到山上有一家人在走。这个画面给我很大的触动,当时就想到‘山河故人’这个名字。”

 

贾樟柯、赵涛、张译、董子健(右起)到广州宣传《山河故人》

  贾樟柯想拍的,就是这样一部与情感、时间和空间相关的电影。从1999年到2025年,从山西汾阳小城到澳大利亚,《山河故人》的三个故事跨越了时间和空间,电影每个角色的遭遇都各不相同,但在贾樟柯看来,最后仍然殊途同归:“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,所有人都面临一个离散的命运。写剧本的时候,我能够体会到人情聚散。生命过程中多少会失散一些情感,这是一件很忧伤的事情。”

  当天的广州点映会现场坐满了人,第一段故事有不少幽默的对白,逗得全场观众捧腹大笑。而梁子的悲惨遭遇、涛和小到乐的母子情都是泪点。董子健就说,自己一直躲在放映厅角落跟观众一起看电影,看到了不少观众偷偷抹眼泪。

  导演阐释

  “跟意外相遇的时候要接受”

  贾樟柯喜欢在电影里埋藏很多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,《山河故人》也不例外。在点映会上,贾樟柯亲自解密了《山河故人》中几个重要的符号。

  涛在路上见到飞机失事

  “飞机摔掉是一个意外,其实这个剧本不是我写的,是上帝写的。每个人都会经历爱情、生老病死,在座的大家都在演剧本的开头,后面的故事,可能谁也躲不掉。但是生命里还有一种东西是意外,跟意外相遇的时候要接受。另外,生命中很多事情都会跟仪式相关。电影里好几个节点都用仪式的形式表现出来。比如梁子2014年经过那个山路,路边那对母子就是在祭拜,应该是飞行员的家属。”

 

  重复出现的扛刀少年

  “我在现实中的确看到过这样的小孩。一开始觉得十分超现实,在一条现代化的街道上出现一个扛刀的人。但转念一想,他可能就是个去学戏或者学武术的小孩子。他跟电影的所有角色一样,都是一个漂泊者。我拍电影非常喜欢拍一些跟剧情没有关系的东西,是因为我们真正的生活里面会有很多这样跟我们没有关系的东西,但它们也有美感存在。没必要所有东西都围绕着剧情高速旋转。”

  多次出现叶倩文《珍重》

  “这是我写剧本的时候无意中写进去的。我觉得这首歌有以往香港流行音乐经常要表达的情谊,而电影里的角色也是要表达情谊这东西。电影里,这首歌是感情的纽带。它连接了涛和张艾嘉饰演的中文老师。这两个女性,一个从未离开过故乡,一个始终飘荡在异乡。借助这首歌,两人的形象在到乐的心中得到重合。”